《锦香亭》服饰------明清文学服饰描写

向下

《锦香亭》服饰------明清文学服饰描写

帖子 由 撷芳主人 于 周六 十二月 14, 2013 5:43 am

作者苏庵主人,其真实姓名与生平不详,目前断定〈锦香亭〉写作时间约在明清之际,成书在清雍正以前。

第一回 钟景期三场飞兔颖

到了十八岁上,父母选择了吉日,替他带着儒巾,穿了圆领,拜了家堂祖宗,次拜父母,然后出来相见宾客。

这美人轻移莲步,走到画栏边的一个青瓷古墩儿上坐下,那些丫鬟们,都四散走到庭中。有的去采花朵儿插戴;有的去扑蝴蝶儿耍子;有的茶縻架边撞乱了鬓丝,吃惊吃唬地将双手来按;有的因领扣儿松了,仰着头扭了又扭;有的因膝裤带散了,蹲着腰结了又结;有的斗百草;有的去看金鱼;一时也观看不尽。只有一个青衣侍女,比那美人颜色略次一二分,在众婢中昂昂如鸡群之鹤,也不与他们玩耍,独自一个在阶前,摘了一朵兰花,走到那美人身边,与他插在头上,便端端正正地站在那美人旁边。

第二回 葛明霞一笑缔鸾盟
不上三五步,只听得后面一人叫道:“钟相公在那里来?”景期回头一看,却见一个人,戴着尖顶毡帽,穿着青衣直身,年纪二十内外。看了景期,两泪交流,纳头便拜。景期伸手去扶他起来细认,原来是位旧日的书僮,名唤冯元。

第三回 琼林宴遍觅状元郎

众人听见状元到了,一声吹打,两边官妓各役,一字儿跪着,陪宴官与诸进士都降阶迎接上堂。早有伺侯官捧着纱帽、红袍、皂靴、银带与景期穿戴。望阙谢恩过了,然后与各官相见。高力士与陈元礼自别了景期与诸进士,加去复旨。这里宴上奏乐定席,景期魏然上坐,见官妓二人,拿着两朵金花,走到面前叩了一头,起来将花与景期戴了。以下一齐簪花已毕,众官托盏。

第五回 忤当朝谪官赴蜀

那冯元有了新状元的大叔,十分快活。叫人到家里搬了行李。自己又买了一件皂绢直身大顶罗帽,在外摇摆。只苦得景期,一天好事忽成画饼,独自坐在房中长叹。

第六回 逢义士赠妾穷途

景期道:“只是我的衣服都同着行李丢在永定寺里,明日成亲穿戴什么好?”万春道:“不妨,你开个单来,俺明日与你去讨还你。他若不还,砍了他的光头来献利市。”景期道:“不须开单,我身边有工码帐在此。”便在腰间取出帐。万春接来一看,一边一件件写得明白:
大铺盖一副;内紬夹被一条,布单被一条, 紵系褥一条,绒单一条。小铺盖一副:内布夹袄一条,布单被一条,布褥一条,青布直身一件。捎马两个:内皂靴一双,油靴一双,朔子两枝,茄瓢一只。拜匣一个:内书三部,等子一把,银锯一个,并笔砚纸墨图书等物。皮箱一只:内红圆领一件,青圆领一件,直身三件,夹袄三件,单衫三件,裤二条,裙一条,银带一围。纱帽盒一个:内纱帽一顶。外剑一把,琴一张,便壶一个。
万春看完道:“还有什么物?”景期道:“还有巾一顶,葛布直身一件,仓卒间忘在他房里。还有马匹鞍辔并驮行李的驴子,通不帐上。”

掌礼人出来高声道:“吉时已届,打点结亲。”景期就叫冯元拿出冠带来换了。冯元也穿起一件青布直身。那吹手就将喇叭来吹了几声,把鼓儿冬冬的只管乱敲。掌礼人请景期立了,又去请新人出来。那新人打扮倒也不俗,穿一件淡红衫子,头上盖着绛纱方巾。就是勇儿做伴,搀扶着出来。拜了天地,又遥拜了雷海清。转身拜雷万春,万春也跪下回礼。然后夫妻交拜完了,掌礼人便请雷万春并景期、天然三人上坐,喝唱冯元夫妇行礼。那勇儿丢了伴婆角色,也来做新人,同冯元向上拜了两拜。掌礼人唱道:“请新人同入洞房。”景期与天然站起身来,勇儿又丢了新人脚色,赶来做伴婆,扶着天然而走。冯元拿了两支红烛在前引导。那吹鼓手的鼓儿一发打得响了,景期只是暗笑。

第七回 禄山儿范阳造反

万春央守门人通报进去。不多时,守门人出来请道:“爷请二爷进去,小人在前引导。”将南、雷二人引到典乐厅上,早见雷海清身穿绣披风,头戴逍遥巾,闭着一双眼睛,一个清秀童子扶着出来,倚着柱子立定,仰着脸,挺着胸,望空里只管叫道:“兄弟来了么,在那里?”

第八回 碧秋女雄武同逃

明霞道:“我自幼丧了母亲,蒙爹爹劬育,岂不欲苟延残喘,以事严亲。只是安庆绪早晚必来凌逼。倘被贼人玷污,那时死亦晚矣。我胸前紫香囊内有一个同心方胜儿,就是与钟郎唱和的两副绫帕。我死之后,你可将之藏好,倘遇钟郎,你须付与他,教他见帕如见奴家。我那红于呀,我和你半世相随,知心贴意,指望同享欢娱,不想今日在此抛离,好苦杀人也。”

庆绪亲自来验看,见死尸面上血污满了,只有身上一件鹄黄洒线衫儿,是昨日小姐穿在身上的。

第九回 啸虎道给引赠金

门旗影里,雷万春出马,头戴三叉凤翅盔,身挂连环锁子甲,腰系狮銮宝带,脚穿鹰嘴战靴,坐下追风骏马,手打丈八蛇矛,厉声大叫道:“反贼快来交战。”

第十二回 虢夫人挥麈谈禅

抬头一看,见一个番僧,在半空降下,大踏步走入小轩。形容打扮,却是古怪。但见:
头缠大喇布,身挂普噜绒。睁圆怪眼,犹如一对铜铃;横亘双眉,一似两条板刷。耳挂双环,脚穿草履。乍看疑是羌夷种,细认原是净土人。

第十四回 郭汾阳建院蓄歌姬

到了吉期,准备元宝彩缎,准备元宝彩缎,钗环礼物,牵羊担酒,大吹大擂送去。景期穿了吉服,自己上门纳聘。李白是媒人,面儿吃得红红,双花双红,坐在马上。军士吆吆喝喝,一齐来到安抚衙门里,葛太古出堂迎接,摆列喜筵,一则待媒人,一则请新婿。

那些百姓皆来看榜,内中一个人头戴毡帽,身穿短布衫,在人丛中钻出来拍手笑道:“好快活,好快活。我的造化今日到了。”又有一个老婆子,向前将那人一把扯住,扯到僻静处问道:“你是卖鱼的沈蛇儿,在这里自言自语些什么?”

第十五回 司礼监奉旨送亲

次日,景期、天然、怀恩三队大军合处一处,摆列阵势以待。门旗里旌旄节钺画戟银瓜,黄罗伞下罩着钟景期,头戴金盔,身穿金甲,斜披红锦战袍,稳坐雕鞍骏马,手执两把青锋宝剑。仆固怀恩在旁,头戴兜鍪,身挂连环甲,腰悬羽箭雕弓,横刀立马。军中搭起一座将台,雷天然穿着素袍银甲,亲自登台摆鼓。

第十六回 平北公承恩完配

次日,天然戴着玲珑碧玉凤头冠,穿着大红盘金团凤袍,月白绣花湘水裙,叫勇儿随着。...忽听一阵鼓乐,早报道:“东京葛小姐到了。”只见十数个侍女,引着轿子进来。碧秋冉冉出轿,见他头戴缀珠贴翠花冠,身穿五彩妆花红蟒,好似天仙模样。天然降阶迎入亭中,叙礼落坐,丫鬟跪下献茶,茶罢。又听外面报道:“钦赐葛小姐到了。”...天然一看,见他头戴五凤朝阳的宝冠,身穿九龙盘舞的锦袍。

掌礼人请出两位新人,景期穿了平北公服色,蟒袍玉带,出来与明霞、碧秋拜了堂,掌灯进内,雷天然也来相见了,饮过花烛喜筵。
avatar
撷芳主人
管理员

帖子数 : 151
注册日期 : 13-12-13
地点 : 湖广承宣布政使司

http://weibo.com/xiefangzhure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