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典汇 (明)徐學聚 卷一百十一 禮部九 冠服制

向下

國朝典汇 (明)徐學聚 卷一百十一 禮部九 冠服制

帖子 由 撷芳主人 于 周一 十二月 16, 2013 7:02 pm

洪武元年二月,學士陶安等奏,古者天子五冕,祭天地宗廟社稷諸神各有所請,請制之。上曰:五冕禮太繁,今祭天地宗廟則服袞冕,社稷等祭皆用皮弁,群臣陪祭各服本品梁冠祭服。命省部官會太史令劉基,參考歷代朝服公服之制,凡大朝會,天子袞冕,禦殿則服朝服,見皇太子則服公服,仍命制公服、朝服,以賜百官。三月給賜各朝臣袍帶,凡二千八百一十三人。先是禮部言,各官先授散官,與見任職事高下不同。如禦史董希哲,前授朝列大夫灃州知府,而任七品职事;省司郎中宋冕,前授亚中大夫黄州知府,而任五品职事散官,与见任之职不同,故其服色不能无异。乞定其制,乃诏省部臣定议。礼部奏:唐制服色皆以散官为准;元制散官职事各从其高者,故服色亦因之。国初服色,并依所授散官,盖与唐制同。上曰:自今服色宜准所授散官,不当计见任之职,于是所赐袍带,皆从原授散官给。
十一月诏定乘舆以下冠服之制。
三年二月,命制四方平定巾式颁行,天下以士民所服四带巾未尽善,复制此,令士人吏民服之。皂吏、伶人如初所定,以异其式。
五月,礼部言历代异尚,夏尚黑;商尚白;周尚赤;秦尚黑;汉尚赤;唐服饰尚黄,旗帜尚赤。今国家承元之后,取法周、汉、唐、宋,以为治服色所尚,于赤为宜。从之。令士庶妻,首饰许用银镀金;耳环用金、珠;钏、镯用银;服浅色团领衫,许用纻丝、罗、绸、绢。命制军士战衣,表里异色,令各变更服之。以新军号,谓之鸳鸯战袄。
四年正月,诏定亲祀圆丘、方丘、宗庙及朝日、夕月,服衮冕;祭星辰、社稷、太岁、风云雷雨、嶽渎山川、先农,皆用皮弁服。随祭官各服本品梁冠、祭服。
五年三月,诏庶民妇女袍衫,止以紫、绿、桃红及诸浅淡颜色,其大红、鸦青、黄色悉禁勿用。带以蓝绢布为之。凡女子在室者,服饰之制皆作三,小髻、金钗珠头巾、窄袖背子。凡婢使人等,绾高顶髻。用绢布,狭领长袄长裙。小婢使绾双髻,用长袖短衣长裙。
九月定命妇冠服之制。
十一月,定命妇团领衫之制。以红罗为之,绣重雉为等第。一品九等;二品八等;三品七等;四品六等;五品五等;六品四等;七品三等,其余不用绣雉。
六年闰十一月,礼臣议,品官之见尊长而用朝君公服,于理未安,宜别制梁冠、绛衣、绛裳、革带、大带、大白袜、乌鞋、佩绶。其衣裳去缘僎?,三品以上用佩绶,三品以下不用。其祭服,三品以上去方心曲领,三品以下去佩绶。从之。仍令如式制祭服,赐公侯各一袭,以为祭家庙之用。
十二年正月,始令伶人常服绿色巾,以别士庶之服。以国初伶人皆戴青巾也。
十四年,令农民之家许穿纱、绸、绢、布;商贾之家只许穿绢布。如农民之家,但有一人为商贾者,亦不许穿绸纱。
十六年七月,诏更定冕服之制。
二十一年十一月,诸王在宫中服饰有拟太子者,给事中卓敬乘间白于上曰:宫中朝廷视效纪纲攸先,今陛下于诸王不蚤辨等威,而使在宫中服饰有与太子等,嫡庶相乱,尊卑无序,然则何以令天下耶。上笑曰:卿言是,吾虑未及此耳。
二十二年十二月令,凡文武官除本等纱帽外遇雨许戴雨帽,公差出外许戴帽子,入城不许,其公差人员出外者亦如之。将军、力士校尉、旗军常戴头巾或去脑,下官、舍人并儒生吏员、人民常戴本等头巾,乡村农夫许戴斗笠蒲笠,出入市井不禁,不亲农业者不许。
二十三年三月,先是,上见朝臣衣多短窄,恭酌礼制,诏礼部尚书李原名、司业龚(口)参酌,事宜俾存古意,原名等议定,凡官员衣服,宽窄以身为度,文官衣自领至裳去地一寸,袖长过手,复回至肘,袖椿广一尺,袖口九寸。公侯、驸马与文职同。耆民、儒士、生员制同文职,惟袖过手,复回不及肘三寸。庶民衣长去地五寸。武职官衣去地五寸,袖长过手,袖椿广一尺,袖口仅七寸。众军人衣长去地七寸,袖过手五寸,袖椿广不过一尺,窄不过七寸,袖口仅出拳,从之。命颁示中外。
二十四年十月,上以学校为国储才,而士子巾服无异吏胥,宜甄别之。令工部制式以进。上亲视,必求典雅,凡三易之。自命为玉色,绢布为之,宽袖皂缘,皂绦,软巾,垂带,谓之襕衫。又闻常亲服试之,至今藏内府,盖无取于前朝之式,及其以贡举入监。国初不变所服,洪武末,许戴遮阳帽,遂因私戴之。洪熙中,上问着蓝衣者何人,左右以监生对。上曰:教着青衣好看,乃易青圆领。
二十六年,定文武官朝服、梁冠、赤罗衣、白纱中单,俱用青饰领缘,赤罗裳青缘,赤罗蔽膝,大带用赤白二色绢。革带,佩绶,白袜,黑履。一品至九品俱以冠上梁数分等第。
三月,禁官民步卒人等服对襟衣,惟骑士许服,其不应服而服者,罪之。
二十九年七月,盐城县教谕王孟言:公服以朝,祭服以祀,今在外,凡祀山川诸神,流官具祭服,未入流者具公服。然公服既于朝贺迎接诸礼用之,而又服以祀神,礼有未宜。且未入流官公服之制,自八品以下皆同其祭服,亦宜与之同。上是其言
三十五年十一月,制陪祭服二百袭,乐舞生红罗袍服二百一十四袭。
永乐三年,更定衮冕皮弁之制。
二十二年十一月,户部主事吴璘奏:教坊司乐人靴帽衣服违式等事,乞严禁止。从之。
宣德初,朝鲜国王言:国初赐王九章冕服,陪臣一等者比朝臣三等,得五梁冠服。今世子冠五梁与朝臣等,乞为定制,乃命世子冠六梁。
正统十二年春,上谓工部臣曰:官民服式旧有定制,今闻有僭用织绣蟒龙、飞鱼、斗牛及违禁花样者,而工部其通谕之。此后敢有仍蹈前非者,工匠处斩,家口发克边军服用之人,重罪不宥。
景泰四年,令锦衣卫指挥侍卫者,得衣麒麟服色。
天顺初,禁服大云、柳黄、江黄、明黄等服。京卫指挥等官李春等,服大云、柳黄、纻丝衣,为锦衣卫所捕获,命各追纻丝二十匹,然后罪之。
成化二年,令官民人等,不许僭用服色花样。
十年,禁官民人等,妇女不许僭用浑金衣服,宝石首饰。
十二年,九卿以灾异陈言:内一款,军民服色器用,近多僭越。服用则僭大红织金罗缎遍地锦;其坐则僭描金鞍鞯减银秋辔;首饰则僭宝石珠翠。今四方金贵丝少,率皆坐此,宜严加禁约,违者即重罪,而没入之。此风在今更甚,尤宜禁止。
弘治元年,国朝品官服色无蟒衣之制,盖蟒蛇属无角无足,乃其后内官多乞蟒衣,大类龙形。至是允都御史边镛奏,始禁。不许再乞。
十七年八月,上谓辅臣刘健等曰:在外文职官读书明理,尤不敢僭为,内官不知道理,尤多僭妄。皆对曰:诚如圣谕,然臣等不知内府该禁花样。上历数其应用花样甚详,且曰:若蟒龙、飞鱼、斗牛皆不许用,亦不许私织,间有赐者或久而损坏,亦自织用,均为不可。又曰:玄黄紫皂乃是正禁,若柳黄、明黄、江黄等色,亦须禁之。又曰:玄色可禁,黑缘乃人间常服,不必禁。乃内府人不许用耳。皆诺而退。
正德元年,令军民妇女不许用销金衣服、帐幔、宝石、首饰镯钏及娼妓不许用金首饰、银镯钏,犯者本身、家长、夫男、匠作各治重罪。禁商贩、吏典、仆役、娼优下贱,皆不许服用貂裘。僧道、隶卒、下贱之人,俱不许服用纻丝、纱、罗、绫、锦。禁官员人等勿得用玄、黄、紫三色。民庶之家,不许用纱、罗、纻丝。
嘉靖六年三月,上问武弁之制,大学士杨一清等对以盔头衣甲之服也。一日阅会典又问曰:太宗、宣宗或亲征,或巡边,其祃祭皆服武弁,亦是此武士之服乎?一清等言:按诗洛矣之篇曰“韎韐有奭,以作六师” 韎,所染绛色也;韐,合韦为之,所谓韠也。六月篇曰“载是常服”,注曰:常服,戎事之常服,以韎韦为弁,又以为衣,而素裳白舄也。其制与皮弁同,惟赤色也。韎,赤色也。凡衣同冠色,衣韎韦,则弁亦韎也。昔帝王举戎事,而宜于大社,饬兵器而祃于黄、蚩,则服韎韦之弁。我朝大明集礼内,武弁凡九:讲武、出征、搜狩、大社、祃类、宜社、赏祖、罚杜、篡严,则服之。皇帝亲征、祭告天地,服武弁之制,则韎韦也。结五彩玉为饰,其详如此。上谕大学士张璁考定武弁之制,增入会典。璁对:周礼司服凡兵事韦弁服,即武弁也。因图弁形,并疏其义进览。上报曰:览卿注武弁图制,足见博考。所绘有韠形,但无系处,想亦有失。冠制古象上尖,今皮弁则圆,朕惟上锐者,取其经,利当如古制可也。又,衣、裳、韠、鞋皆赤色,何谓?且佩绶俱无,而于祭用之,可乎?璁对:自古服冕弁未有不用革带者。革带前系韍,后系绶,韦弁之韠,止系于革带耳。武事尚威,故色多用赤。诗“韎韐有奭”,乃天子讲武之章。奭,赤貌。韠、鞋,从裳色,故皆赤。佩绶于礼制不可缺,但未有明据。采芑诗曰: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葱珩。此诗为卿士方叔南征而作,其戎衣尚备佩玉,如此则天子武弁,从亦可推。惟圣明裁定,以备一代之典,可也。乃命造武弁、冠服、衣裳、韠、舄,俱如古制。增革带、佩绶及圭。仍谕礼部曰:我圣祖定制,天子亲征,必有大祭等,祭皆具武弁服行礼。今国家承平,制度久缺,朕已与辅臣璁详加考定,今欲令该衙门成造,以备一代圣制,尔部择吉行。
七年二月,上以燕居冠服多俗制不雅,谕辅臣张璁考古帝王燕居法服之制。璁乃采辑礼书玄端、深衣之文图注以进。上为参定其制,示璁且谕之曰:古道尚俭,今道尚华,且古玄端之服,通于上下,兹故为等威之制,以酌古今,别上下。卿其详加订议,成朕志焉。璁对曰:古服除冕服外,玄端、深衣,二者其用最广。玄端自天子达于士,盖国家之命服。深衣,自天子达于庶人,盖圣贤之法服。今皇上于玄端但加之纹饰,不易旧制。于深衣但易以黄色,不杂衣。诚得帝王损益,时中之道,及照品官冠服固有制度,其余燕居之服,缘未有明制,诡异之徒,竟为奇服,以乱典章。乞更加古玄端,别为简易之制,以昭布天下,使贵贱有等。上从之。上制忠静冠服,并以图册颁示礼部,谕之曰:比来衣服诡异,虽达官显士,未免沦俗与市井同。走足役厮乃敢滥服,与儒流并上下,无所辨。民志何由定乎?礼曰:衣服在躳不知其名,曰罔。又曰不学杂服,不能安礼。故欲警于有位,自难混于无名。因复酌古玄端之制,更名曰忠静。庶几,进斯进忠,退斯补过也。朕已著为图说告之。祖考示不敢专颁之天下,传之后世,示不可私许。在京七品以上及翰林国学行人官八品以下者,在外方面官及府州县正官学校官武职都督以上,官服之令,礼部颁图式于天下,如勅导守,因赐辅臣杨一清等冠服各一副。令在京在外官民人等,不许滥服五彩妆花织造,违禁颜色及将蟒龙,造为女衣,或加饰妆衫,图利货卖,其朝贡夷人,不许擅买。违式衣服,如违将买者、卖者一体治罪。辽府光泽王宠滚奏,圣制燕弁、忠静冠服,中外臣工受赐得服者,咸以为荣,乞并赐宗亲官属,使之因服思义,虽在幽独,不忘敬戒。章下礼部议宗室至亲与品官稍异,宜别降成式,或于燕弁,上递从减杀,以赐亲王、郡王、士子,于忠静冠上,递加增饰,以赐将军、中尉及长史、审理、纪善、教授、伴读,俱辅导职,宜比在外府州县儒学、官令皆服之,仪宾虽有品级,非儒流不宜滥及。上曰:光泽王所请,谨德慎独至意,待朕别有定制颁行。
十二月,谕礼部:朕酌古玄端之制,为忠静冠服,锡于有位。朕巳尝念及宗室诸王,其制尚未之备,今光泽王所请,实获朕心,因酌燕弁及忠静冠服之制,复为制式,名曰保和冠服,俾将军、中尉、王府等官服之。
八年五月初,上疑弁冕之制未合典制,谕大学师张璁,以制有革带之文,今何不见于用,璁对曰:按陈祥道礼书古革带皆谓之鞶带,以系佩韍,然后加以大带,而笏搢于二带之间。夫革带,前系韍,后绶,左右系佩,自古冕弁皆用之,今惟不用革带,以至前后佩服,皆无所系,遂附属裳要之间,失古礼制矣。上曰:冕弁用以祀天地、享祖亲,若阙革带,则礼服不备。非斋明盛服,以承祭祀之意。及观会典载,蔽膝用罗,上织火、山、龙三章,并大带,缘用锦,皆与今所服不合,卿可并革带、系蔽膝,佩绶之式,详明绘图进览,且衣裳分上下服,而今衣通掩其裳,裳制如帷幔,而今两幅,朕意衣但当与裳要下齐,而露裳之六章,何如?巳又谕:璁以变更祖制,为疑。璁对曰:古制,衣不掩裳。考之大明集礼及会典,实与古制不异,其后,官司织造,循习前代,讹谬。今订正之,乃是尊复祖制无有变更。上意乃决。因复谕璁曰:兹事既必行,须求至当。镇仍一一与卿订正。一、衣六章古曰绘者,画也,今当织之。朕命织染局,查国初冕服,日、月各径五寸,今当从之。日、月在两肩。星、山在后。华虫在两袖。仍玄色。一、裳六章,古曰绣,今当从之。古,色用黄玄。黄取象天地。今裳用纁,于义无取,当从古。其六章作四行,以火、宗彝、蜼虎、藻为二行,米、黼、黻为二行。一、革带即束带,后当用玉,以佩绶系之于下。一、蔽膝随裳色,其绣物,上龙一,下火三,不用三可也。卿其详加思议,以告。璁以上裁至当,为对。上乃谕:令内阁诸臣,同考订行。
十二月,上更制衮冕,先出图说示阁臣,下礼官议定,并行各王府及中外百官更正,而百官承讹如故。会圣旦,给事中戴儒请明降定式,以便习仪礼观,按秘图会典,酌以今上所定冕服,说草上图注不称旨,上乃谕内阁亲定公服,所用革带照旧,朝祭服、大带表里俱素,两耳及下垂缘以绿色就以蔽膝,佩绶系之,佩玉更复古制,裳并三齐,如礼官所言,且令议方心曲领名义。礼官言,方心曲领始于隋时,非古也。上曰:方心曲领古制不传,况始自隋,岂可袭用,宜革之。余如图注,通行中外职官遵行,毋得违越,仍令各王府官,一体更正。十四年,直隶提学御史方一桂请禁革冠服之非制者。上善其言,诏都察院出榜晓谕,但有犯禁并制鬻者,执送法司问罪,仍通行南京及各巡按御史一体严禁之。十六年清明节,驾发京师扈跸,诸臣朝。上于驻跸所,兵部尚书张瓒服蟒衣。上怒谕辅臣夏言曰:朕惟名器不可轻擅,尚书二品也,何自服蟒?张瓒非不读书之比,朝廷之上恐未可肆,卿可面问之,仍示科道,知言等对,瓒所服乃钦赐飞鱼衣,但鲜明类蟒耳。上曰:尔等说是飞鱼,何组以两角?朝廷所问,以大臣,不可不先敬忌,汝等但行回护,如朕未见者。今后文武官,除本等品及服用及特赐者,不许僭分,自恣华异服色,还加禁约。给事中高擢等御史、沈一定等,复以为言,上罪擢等不蚤举奏,乃于降问之后,以佞辞对,跡涉回护,各夺俸五月,巳瓒具疏引罪。上谕礼部曰:瓒以通敏之才,原出简用,兹误私衣于朝所,朕所以下问口口口其人才乃禁僭肆之端也,令尽心供职,力赞兵戎,以副僭任。礼部奉旨查奏,文武官服色花样俱因会典不曾分载,因而互用,殊非法制,乞严加禁约,除本等品级及特赐者毋得僭分,自恣擅用蟒衣、飞鱼、斗牛违禁华异服色。其大红纻丝纱罗,为四品以上关机在京九卿、翰林院、詹事府、春坊、司经局、尚宝司、光禄寺、五品堂上官,经筵讲官,其余俱青。绿锦绣,遇有吉礼,止服红布绒褐。品官花样,一循品级。公、侯、驸马、伯,麒麟、白泽。文官一品仙鹤,二锦鸡,三孔雀,四云雁,五白鹇,六鹭鸶,七鸂鶒,八黄鹂,九鹌鹑,杂职练雀,风宪官用獬豸。武官,二品狮子,三四虎豹,五品熊罴,六七豹,八犀牛,九海马,得衣麒麟者为锦衣卫指挥。乞严为禁约,庶免僭差。得旨如拟命即出榜文晓谕。
二十二年,礼部言,近日士民冠服诡异,制为凌云等巾,竞相驰逐,凌僭多端,有乖礼制,诏中外所司禁之。时内阁严嵩、徐阶、李本皆赐服麒麟。麒麟,公侯服也。而成国公朱希忠、京山侯崔元、左都督陆炳等,以玄坛供事特赐服仙鹤。仙鹤,文一品服也。成化以后,文臣赐麟不为异,而公、侯、伯、武臣,赐鹤则异矣。六臣出入朝行殆不可复辨。学士严讷、李春芳、董份,以五品,撰玄词,特赐仙鹤袍,既而上悔之,下谕谓玄坛供事,可用鹤,余则不可,意盖为三臣也。而尚书皆自疑,不敢衣鹤,亟市锦鸡为饰。而三学士之衣鹤自若也。万历二年,禁举人、监生、生儒,下至民庶奴隶之辈,有僭戴忠静金线冠巾,穿锦绮镶鞋及张伞盖、戴暖帽者,听五城御史严拿,重责,枷示,仍送问。
avatar
撷芳主人
管理员

帖子数 : 151
注册日期 : 13-12-13
地点 : 湖广承宣布政使司

http://weibo.com/xiefangzhure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