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寇纪略·服妖》

向下

《绥寇纪略·服妖》

帖子 由 撷芳主人 于 周日 十二月 15, 2013 5:25 am

清初吴伟业(1609~1671)撰。伟业字骏公﹑号梅村﹐太仓(今属江苏)人。明崇祯四年(1631)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入清後官至国子监祭酒。该书成於顺治九年(1652)﹐原名《鹿樵纪闻》﹐记述崇祯元年陕北各股义军初起至明亡之事。

服妖

崇禎中朝臣好以紗縠竹籜為帶,取其便易,詩曰匪伊垂之帶則有餘,傳曰帶其褊矣,金銀貴而重,紗籜賤而輕,改而從之,賤將乗貴,重者為輕,帶其褊而將盡之象也。

帝餞李建泰于正陽門,建泰頓首拜謝,印綬花怒張如斗,同官謬賀此取金印如斗象也,識者以為不祥。

百官冬朝戴貂煖耳,陳啟新詭示其貧,以布作袹君子,曰煖耳,中下者無甚價且禮亦可以弗著,啟新近臣虧班聯之體以羞朝望且近于詐非禮也。

北方小民製幘低側,其簷自掩眉目,名曰不認親,其後寇亂民散途遇親戚有飲泣而不敢認,有掉臂而不欲認,一以畏人避罪,一以自為寡恩,先見之于首服焉。

京師婦女宴會出遊,好賃蟒服于質庫乗車去茀不避呵,殿視其衣,交龍燦然,亂上下之序,溷淆無别,臺諫以為言,然終莫能禁。

松江士大夫好著縑巾,屋其上而廣之前,後施幅武垂于肩,雜以組紃而紕其旁緣其下,此武士巾也,其有期功之喪别綴白絛于其上,有兵喪之象。

常熟婦女裳下齊殺為襞積者百而繂之與衰服無異,人皆以為凶徴。

無錫一孝亷嘗衣短衣不蔽膝,巾紫色而朱帶雙垂,自首以屬于要。

金壇一公子跛而陋,好施粉黛,弓其足為婦人裝,晝必寢,其見客也常以夜後,此兩人皆以凶終。
avatar
撷芳主人
管理员

帖子数 : 151
注册日期 : 13-12-13
地点 : 湖广承宣布政使司

http://weibo.com/xiefangzhure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