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互嘲”两首

向下

“南北互嘲”两首

帖子 由 撷芳主人 于 周六 十二月 14, 2013 8:26 pm

清人刘廷玑(约1654—?年)《在园杂志》卷四记录了两首南北文人互嘲的文字,并加以评论,原文:

门前一阵骡车过,灰扬,那里有踏花归去马蹄香? (户外环境)
棉袄棉裙绵袴子,膀胀,那里有佳人新试薄罗裳? (衣着打扮)
生葱生蒜生韮菜,腌臜,那里有夜深私语口脂香? (口中之气)
开口便唱冤家的,歪腔,那里有春风一曲杜韦娘? (所唱曲文)
开筵便是烧刀子,难当,那里有兰陵美酒郁金香? (待客用酒)
头上<髟狄>髻高尺二,村娘,那里有雾髻云鬟宫样妆?(头饰)
行云行雨在何方,土坑,那里有鸳鸯夜宿芙蓉帐? (“交易”场所)
五钱一两戥头昂,便忘,那里有嫁得刘郎胜阮郎? (收钱不留情)
右金陵陈大声嘲北妓也,名曰《南嘲北》。

几层薄板为家业,穷蛮,那里有鸡犬桑麻二顷田?
出门便坐竹兜子,斜颠,那里有公子王孙压绣鞍?
惰民婆子村庄悄,情牵,那里有十二红楼人似仙?
黄橙梅子充佳味,牙酸,那里有云枣哀梨蜜比甜?
竹篱茅舍几多高,一钻,那里有甲第连云粉画垣?
八搭草鞋精脚上,难穿,那里有门迎珠履客三千?
低头不敢偷睛看,皇天,那里有赵女燕姬玉笋尖?
广法苏马弄机关,骗钱,那里有千金一掷胆如天?
右顺德乔文衣作,名《北嘲南》,所以答大声也。

《南嘲》虽少蕴藉,然不过讪笑翠馆红楼中粗鄙之甚者耳,词旨分明,原无涉于北方人士,引诗既雅,亦足解颐。《北嘲》则肆声谩骂,尽人为雠(仇),俨然平分南北,反置南妓于不问,不独有伤忠厚,且词意上下不能贯串,殊无足取。更有《南北解嘲》八则,不知出自何人,以南北之方言、方物比合较量,权得其平,如此之某某也配得过彼之某某,此之这般也配得过彼之那般,俚句□牙更堪捧腹,又出北嘲之下,词不足存,故未附入。
陈大声(1488?—1521?年),名铎,字大声,号秋碧,又号七一居士,明代散曲家,南直隶下邳(今江苏省邳州市)人,居于金陵,曾写过一卷北曲小令《滑稽余韵》。上文所录《南嘲北》又见于明人蒋一葵所著《长安客话》,文字稍有出入,如“新试薄罗裳”为“夜试薄罗裳”、“腌臜”为“腌脏”、“开筵便是”为“开筵空吃”、“村娘”为“蛮娘”、“雾髻云鬟”为高髻云鬟”、“芙蓉帐”为“销金帐”、“戥头”为“等头”。这是陈铎嘲笑北方妓女所作,蒋一葵虽录入其文,但并不完全认同:“金陵陈大声嘲北地巷曲中人,半亦近诬,不尽然也。”
陈铎曾祖父是明初功臣睢宁伯陈文,陈铎于明武宗正德年间袭济州卫指挥之职,以词曲驰名。明人周晖《金陵琐事》记载,魏国公徐俌守备南京时,陈铎因公事到徐府拜谒,徐俌问:“可是能词曲之陈铎乎?”陈铎称是,徐俌又问:“能唱乎?”陈铎于是从袖子里取出牙板,高歌一曲,徐俌挥之令去,说:“陈铎是金带指挥,不与朝廷作事,牙板随身,何其异也。”济州卫指挥为三品官,常服用金钑花革带,故称“金带指挥”。北妓所唱“冤家的”,想必十分不入陈铎之耳。
乔文衣(生卒年不详),名钵,字文衣,直隶内丘(今河北省内丘县)人,上文云“顺德乔文衣”,此“顺德”指“顺德府”,即今河北邢台,内丘为其辖县。乔钵是明末贡生,入清后,历任宁波府经历、湖口县知县、剑州知州等职,有在南方长时间生活的经历。乔钵前往南方各地上任时,朋友都作诗相赠,魏象枢(1617—1687年)有《送乔文衣之湖口令》:
“我来君去意相关,白雁飞飞不可扳。几载漫游江海上,一官恒寄笑谭间。定知僚友诗堪把,只读农书吏亦闲。君梓农书行世。仙令双何日到,好传风雨过庐山。”
倪灿(1627—1688年)有《送乔文衣之剑州》:
“渝峡远通涪万水,嘉陵险接阆中山。分符刺史初行部,旧语参军正解蛮。橦布芋田征税薄,青松白鹤讼庭闲。他年更奏殊方绩,应在文翁伯仲间。”
刘廷玑认为乔之《北嘲》贬损范围太大,涉及风土民情,不像陈铎只针对妓女,因此“有伤忠厚”、“殊无足取”。不过乔钵也许真的没去了解过南方妓女吧,所以只用自己看到的寻常事物来进行“还击”。
蒋一葵是江苏武进人,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举人,历官广西灵川知县、京师西城指挥使、南京刑部主事,在京师(北京)时遍访名胜古迹,对北方印象还不错。刘廷玑先世居于河南开封,后迁辽阳,编入镶红旗汉军,祖父、父亲都是官员,刘廷玑由荫生入官,曾任浙江括州知府、浙江观察副使、江西按察使等职,作为祖籍中原、南北各地都生活过的文人,在评价两首“南北互嘲”时,还是颇为公允的。
avatar
撷芳主人
管理员

帖子数 : 151
注册日期 : 13-12-13
地点 : 湖广承宣布政使司

http://weibo.com/xiefangzhure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