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杂记》摘录(晋 葛洪)

向下

《西京杂记》摘录(晋 葛洪)

帖子 由 撷芳主人 于 周六 十二月 14, 2013 5:55 am

只摘录了部分和服饰配饰建筑有关的条目:

西京杂记卷一

天子笔管。以错宝为跗。毛皆以秋兔之毫。官师路扈为之以杂宝为匣。厕以玉璧翠羽。皆直百金。

汉制天子玉几。冬则加绨锦其上。谓之绨几。以象牙为火笼。笼上皆散华文。后宫则五色绫文。以酒为书滴。取其不冰以玉为砚。亦取其不冰。夏设羽扇。冬设缯扇。公侯皆以竹木为几。冬则以细罽为橐以凭之。不得加绨锦。

武帝时西域献吉光裘。入水不濡。上时服此裘以听朝。

高帝戚夫人。善鼓瑟击筑。帝常拥夫人倚瑟而弦歌。毕每泣下流涟。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望归之曲。侍妇数百皆习之。后宫齐首高唱。声彻云霄。

戚姬以百炼金为彄环。照见指骨。上恶之。以赐侍儿鸣玉耀光等各四枚。

汉帝相传。以秦王子婴所奉白玉玺。高帝斩白蛇剑。剑上有七采珠、九华玉以为□。杂厕五色琉璃为剑匣。剑在室中。光景犹照于外。与挺剑不殊。十二年一加磨莹。刃上常若霜雪。开匣拔鞘。辄有风气光彩射人。 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俱以习之。

宣帝被收系郡邸狱。臂上犹带史良娣合采婉转丝绳。系身毒国宝镜一枚。大如八铢钱。旧传此镜见妖魅。得佩之者为天神所福。故宣帝从危获济。及即大位。每持此镜感咽移辰。常以琥珀笥盛之。缄以戚里织成锦。一曰斜文锦。帝崩。不知所在。

汉帝送死皆珠襦玉匣。匣形如铠甲。连以金镂。武帝匣上皆镂为蛟龙鸾凤龟龙之象。世谓为蛟龙玉匣。

长安巧工丁缓者。为常蒲灯。七龙五凤。杂以芙蓉莲藕之奇。又作卧褥香垆。一名被中香垆。本出房风。其法后绝。至缓始更为之为机环转运四周。而垆体常平。可置之被褥。故以为名又作九层博山香垆。镂为奇禽怪兽。穷诸灵异皆自然运动。

又作七轮扇。连七轮大皆径丈相连续。一人运之。满堂寒颤。

赵飞燕为皇后。其女弟在昭阳殿遗飞燕书。曰今日嘉辰。贵姊懋膺洪册。谨上襚三十五条。以陈踊跃之心。金华紫输帽、金华紫罗面衣、织成上襦、织成下裳、五色文绶、鸳鸯襦、鸳鸯被、鸳鸯褥、金错绣裆、七宝綦履、五色文玉环、同心七宝钗、黄金步摇、合欢圆珰、琥珀枕、龟文枕、珊瑚玦、马瑙彄、云母扇、孔雀扇、翠羽扇、九华扇、五明扇、云母屏风、琉璃屏风、五层金博山香垆、回风扇、椰叶席、同心梅、含枝李、青木香、沉水香、香螺卮出海南一名丹螺、九真雄麝香、七枝镫。

西京杂记卷二

公孙宏起家徒步为丞相。故人高贺从之。宏食以脱粟饭。覆以布被。贺怨。曰何用故人富贵。为脱粟布被。我自有之。宏大惭。贺告人曰。公孙宏内服貂蝉。外衣麻枲。内厨五鼎。外膳一肴。岂可以示天下。于是朝廷疑其矫焉。宏叹曰宁逢恶宾不逢故人。

武帝时身毒国献连环羁。皆以白玉作之。玛瑙石为勒。白光琉璃为鞍。鞍在闇室中。常照十余丈。如昼日。自是长安始盛饰鞍马。竞加雕镂。或一马之饰直百金。皆以南海白蜃为珂。紫金为萼。以饰其上。犹以不鸣为患。或加以铃镊。饰以流苏。走则如撞钟磬。若飞幡葆。后得贰师天马。帝以玟石为鞍,镂以金银石。以绿地五色锦为蔽泥。后稍以熊罴皮为之。熊罴毛有绿光。皆长二尺者。直百金。卓王孙有百余双。诏使献二十枚。

司马相如初与卓文君还成都。居贫。愁懑。以所着鹔裘就市人陽昌貰酒與文君為歡。既而文君抱颈而泣。曰我平生富足。今乃以衣裘贳酒。遂相与谋于成都卖酒。相如亲着犊鼻裈涤器以耻王孙。王孙果以为病。乃厚给文君。文君遂为富人。

汉诸陵寝皆以竹为帘。皆为水纹及龙凤之像。昭阳殿织珠为帘。风至则鸣如珩佩之声。

武帝过李夫人。就取玉簪搔头。自此后宫人搔头皆用玉。玉价倍贵焉。

成帝好蹴踘。群臣以蹴踘为劳体。非至尊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择似而不劳者奏之。家君作弹棋以献。帝大悦。赐青羔裘。紫丝履。服以朝觐。

西京杂记卷三

尉陀献高祖鲛鱼荔枝。高祖报以蒲桃锦四匹。

西京杂记卷四

邹阳为酒赋。其词曰。清者为酒。浊者为醴……哲王临国。绰矣多暇。召皤皤之臣。聚肃肃之宾。安广坐。列雕屏。绡绮为广。犀璩为镇。曳长裾飞广袖。奋长缨。英伟之士。莞尔而即之。君王凭玉几。倚玉屏。举手一劳。四座之士皆若哺梁焉。乃纵酒作倡。倾碗覆觞。右曰宫申。旁亦征扬。乐只之深不狂。于是钖名饵。袪夕醉。遣朝酲。吾君寿亿万岁。常与日月争光。

羊胜为屏风赋。其辞曰。屏风鞈匝。蔽我君王。重葩累绣。沓璧连璋。饰以文锦。映以流黄。画以古烈。颙颙昂昂。藩后宜之。寿考无疆。
avatar
撷芳主人
管理员

帖子数 : 151
注册日期 : 13-12-13
地点 : 湖广承宣布政使司

http://weibo.com/xiefangzhure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