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编》之“天子禫變”

向下

《稗编》之“天子禫變”

帖子 由 撷芳主人 于 周六 十二月 14, 2013 5:21 am

天子禫變 《通典》【後同】

《大唐元陵儀注》:其日,百寮早集西内,入,就位,侍中進辦並如大祥之儀,皇帝服大祥服,近侍扶就位,哭,十五舉聲。禮儀使奏請再拜,皇帝再拜,贊者承傳,百寮在位者皆再拜,禮儀使奏請就次變服,皇帝就次,除大祥服,服素服【細火麻衫、腰帶、細麻鞋、黒絁幞頭、巾子等】。百僚趨入,就位,立定,近侍扶皇帝入,哭踊,内外百寮皆哭踊,禮官省饌,光禄卿引饌,升,陳設酌奠亦如大祥之儀,太祝讀祝文,祭訖,禮儀使奏請再拜,皇帝哭再拜,贊者承傳,内外百寮皆哭再拜,訖,禮儀使奏禮畢,遂與禮官趨出,近侍扶皇帝還次,通事舍人引百寮序出,至太極門外,進名奉慰,訖,各服慘公服,便詣延英門起居。明日,平明,皇帝改服慘吉服【淡淺黄衫、細黒絁幞頭、巾子、麻鞋、吉腰帶,伏准貞觀、永徽、開元故事服此。服至山陵事畢,則純吉服,其中間朔望視朝及大禮並純吉服,百寮亦純吉服,自後朝謁如常儀】,其百官慘公服,至山陵,事畢,乃服常公服。

今上初欲禫服終制,下詔曰:“朕聞禮貴縁情,因心展孝,髙宗得説,其代予言,今朝有股肱濟為舟檝,出納惟允,足以保邦,况荼蓼在懷,日時猶淺,欲遂權奪,抑就公除,攀號痛心,實所未忍,朕將從禫服,以終喪紀,百弼卿士,宜悉哀懷。”禮儀使禮部尚書顔真卿奏曰:“哀號在疚,開闢所無,誠懇尚違,庶寮増懼,伏見百辟,並已釋除,事既合權,禮無獨異,不可以吉凶兼制,臣子殊儀,伏乞奉顧命之文節,因心之孝,順時即吉,屈已臨朝,則萬姓心安,四方事集,臣典司儀注,不敢輕移,犯冒宸嚴,無任懇廹。”又下詔,欲以素服、練巾聽政,詔曰:“昔高宗諒陰三年,舜為堯、禹為舜亦服喪三年,故《禮》曰:‘三年之喪,自天子達。’是知罔極之恩,昊天難報,朕虔奉遺詔,又廹於羣議,將欲從吉,未忍割哀,其百寮宜以今月十七日釋服,朕以素服、練巾,銜哀聽政,凡百在位,知朕意焉。”禮儀使又奏曰:“孝徳動天,事踰前古,徳音俯降,感咽載深。臣伏守遺詔,禮從易月,祥禫變除,儀注皆備,若陛下未忍即吉,更服練巾,則遺詔不得奉行,羣寮無以覲見,伏乞俯順人望,仰遵先旨,實大孝不虧,萬方幸甚,臣職在典禮,愚守如前,無任懇廹之至。”
avatar
撷芳主人
管理员

帖子数 : 151
注册日期 : 13-12-13
地点 : 湖广承宣布政使司

http://weibo.com/xiefangzhure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