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梦龙“三言”服饰—明清文学服饰描写

向下

冯梦龙“三言”服饰—明清文学服饰描写

帖子 由 撷芳主人 于 周六 十二月 14, 2013 5:19 am

“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的合称。作者为明代冯梦龙。又和“二拍”合称“三言二拍”。

在明代中后期,通俗小说的创作取得了极大的发展,其中冯梦龙的"三言"就是它们的杰出代表。从表面上看,"三言"主要是对宋元话本,明代拟话本进行编辑,但实际上,冯梦龙在对其进行编辑的同时,进行了一定的修订。编辑与修订便是冯梦龙的文本重构。从"三言"中我们可以看出冯梦龙的思想极为复杂,但是,我们仍可以从中分辨出其思想的总体结构形式,这便是:以近古新兴的渲染自然人性的主情人文思想去解构传统文化思想的同时,又以吸纳了释道的儒家思想为主导去兼容和消化主情思潮。"三言"即是冯梦龙那种思想形式下的独具特色的小说艺术形式,我们可以把它概括为:儒雅与世俗互摄互涵的中和审美形式,这具体体现在"三言"的审美情感形式,叙事结构模式等诸方面。

《喻世明言》

第一卷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婆子故意把衣袖一摸,说道:“失落了一条临清汗巾儿。姐姐,劳你大家寻一寻。”

书中又包着一条桃红汗巾,一枝打折的羊脂玉凤头簪。

第三卷 新桥市韩五卖春情

欲待转身出去,那小妇人又走过来挨在身边坐定,作娇作痴,说道:“官人,你将头上金簪子来借我看一看。”吴山除了帽子,正欲拔时,被小妇人一手按住吴山头髻,一手拔了金簪,就便起身道:“官人,我和你去楼上说句话。”一头说,径走上楼去了。吴山随后跟上楼来讨簪子。

第四卷 闲云庵阮三偿冤债

小姐想起夜来音韵标格,一时间春心摇动,便将手指上一个金镶宝石戒指儿,褪将下来,付与碧云…

第六卷 葛令公生遣弄珠儿

申徒泰兀自谦让,令公分付众虞候,替他披红插花,随班乐工奏动鼓乐。

第八卷 吴保安弃家赎友

仲翔一闻此信,悲啼不已。因制縗麻之服,腰绖执杖,步至黄龙寺内,向冢号泣,具礼祭奠。

第九卷 裴晋公义还原配

只见外面一人,约莫半老年纪,头带软翅纱帽,身穿紫裛衫,挺带皂靴,好似押牙官模样,踱进店来。

第十一卷 赵伯摐茶肆遇仁宗

那时赵旭在店内蒙宣,不敢久停,随使命直到朝中。借得蓝袍槐简,引见御前,叩首拜舞。

虞候又开了衣箱,取出紫袍金带、象简乌靴,戴上舒角幞头,宣读了圣旨。

赵旭下马入堂,紫袍金带,象简乌靴,上堂参拜父母。

第十四卷 陈希夷四辞朝命

先生见诗,乃服华阳巾、布袍、草履,来到东京。

太宗正当嗟叹,忽见陈抟道冠野服,逍遥而来,直上金銮宝殿。

第二十四卷 杨思温燕山逢故人

见水上一人,波心涌出,顶万字巾,把手揪刘氏云鬓,掷入水中。侍妾高声叫喊:“孺人落水!”急唤思厚教救,那里救得?俄顷,又见一妇人,项缠罗帕,双眼圆睁,以手矰思厚,拽入波心而死。

第二十七卷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到晚,莫司户冠带齐整,帽插金花,身披红锦,跨着雕鞍骏马,两班鼓乐前导,众僚属都来送亲。

第二十八卷 李秀卿义结黄贞女

计较已定,与女儿说通了,制副道袍净袜,教女儿穿着;头上裹个包巾,妆扮起来,好一个清秀孩子!

第三十一卷 闹阴司司马貌断狱

当下阎君在御座起身,唤重湘入后殿,戴平天冠,穿蟒衣,束玉带,装扮出阎罗天子气象。

第三十三卷 张古老种瓜娶文女

真人正恁么说,只见屏风后一个妇人,凤冠霞帔,珠履长裙,转屏风背后出来,正是义方妹子文女。

第三十四卷 李公子救蛇获称心

宫门内有两人出迎,皆头顶貂蝉冠,身披紫罗匋,腰系黄金带,手执花纹简,进前施礼,请曰:“王上有命,谨请解元。”李元半晌不能对答。朱秀才在侧曰:“吾父有请,慎勿惊疑。”李元曰:“此何处也?”秀才曰:“先生到殿上便知也。”李元勉强随二臣宰行,从东廊历阶而进,上月台,见数十人皆锦衣,族拥一老者出殿上。其人蝉冠大袖,朱履长裾,手执玉圭,进前迎迓。…少顷,屏风后宫女数人,拥一郎君至。头戴小冠,身穿绛衣,腰系玉带,足蹑花靴,面如傅粉,唇似涂脂,立于王侧。…并不穿世之儒服,裹球头帽,穿绛绡袍,玉带皂靴

第三十五卷 简帖僧巧骗皇甫妻

看这王氏放烛在卓上,取早间这一封书,头上取下金篦儿,一剔剔开封皮,看时,却是一幅白纸。

只见一个官人入来。那官人生得:浓眉毛,大眼睛,蹶鼻子,略绰口。头上裹一顶高样大桶子头巾,着一领大宽袖斜襟褶子;下面衬贴衣裳,干鞋净袜。入来茶坊里坐下。

回转头来看时,恰是一个婆婆。生得:眉分两道雪,把小髻挽一窝丝。眼昏一似秋水微浑,发白不若楚山云淡。

只得勉强着一领紫罗衫,手里把着银香盒,来到大相国寺里烧香。

第三十六卷 宋四公大闹禁魂张

赵正打扮做一个砖顶背系带头巾,皂罗文武带背儿,走到金梁桥下。见一抱架儿,上面一个大金丝罐,根底立着一个老儿:郓州单青纱现顶儿头巾,身上着一领箬杨柳子布衫,腰里玉井栏手巾抄着腰。

赵正去房里换了一顶搭飒头巾,底下旧麻鞋,着领旧布衫,手把着金丝罐,直走去大相国寺后院子里。

大尹骑着马,恰待入宣德门去,只见一个人裹顶弯角帽子,着上一领皂衫,拦着马前唱个大喏,道:“钱大王有札目上呈。”滕大尹接了,那个人唱喏自去。大尹就马上看时,腰裹金鱼带不见挞尾。

第三十九卷 汪信之一死救全家

汪革紥缚起来,真像个好汉:头总旋风髻,身穿白锦袍;鞋兜脚紧,裹肚系身牢。多带穿杨箭,高擎斩铁刀。雄威真罕见,麻地显英豪!

第四十卷 沈小霞相会出师表

且说冯主事怎生模样:头带栀子花匾摺孝头巾,身穿反摺缝稀眼粗麻衫,腰系麻绳,足着草履。

《醒世恒言》

第三卷 卖油郎独占花魁

良久,美娘喉间忍不住了,说时迟,那时快,美娘放开喉咙便吐。秦重怕污了被窝,把自己的道袍袖子张开,罩在他嘴上。…秦重料难推却,只得受了,深深作揖,卷了脱下这件龌龊道袍,走出房门。

第四卷 灌园叟晚逢仙女

庄客指道:“那槐枝上挂的,不是大爷的软翅纱巾么?”众人道:“既有了巾儿,人也只在左近。”

第八卷 乔太守乱点鸳鸯谱

孙寡妇又想了一想道:“除非明日教张六嫂依此去说,临期教姐姐闪过一边,把你假扮了送去。皮箱内原带一副道袍鞋袜,预防到三朝,容你回来,不消说起。倘若不容,且住在那里,看个下落。倘有三长两短,你取出道袍穿了,竟自走回,那个扯得你住!”

话休烦絮。到了吉期,孙寡妇把玉郎妆扮起来,果然与女儿无二,连自己也认不出真假。又教习些女人礼数。诸色好了,只有两件难以遮掩,恐怕露出事来。那两件?第一件是足与女子不同。那女子的尖尖飗飗,凤头一对,露在湘裙之下,莲步轻移,如花枝招晙一般。玉郎是个男子汉,一只脚比女子的有三四只大,虽然把扫地长裙遮了,教他缓行细步,终是有些蹊跷。这也还在下边,无人来揭起裙儿观看,还隐藏得过。第二件是耳上的环儿。此乃女子平常时所戴,爱轻巧的,也少不得戴对丁香儿,那极贫小户人家,没有金的银的,就是铜锡的,也要买对儿戴着。今日玉郎扮做新人,满头珠翠,若耳上没有环儿,可成模样么?他左耳还有个环眼,乃是幼时恐防难养穿过的,那右眼却没眼儿,怎生戴得?孙寡妇左思右想,想出一个计策来。你道是甚计策?他教养娘讨个小小膏药,贴在右耳。若问时,只说环眼生着疳疮,戴不得环子,露出左耳上眼儿掩饰。打点停当,将珠姨藏过一间房里,专候迎亲人来。

宾相念起诗赋,请新人上轿。玉郎兜上方巾,向母亲作别。养娘道:“今若不走,少顷便祸到了!”玉郎即忙除下簪钗,挽起一个角儿,皮箱内开出道袍鞋袜穿起,走出房来,将门带上,离了刘家,带跌奔回家里。

第九卷 陈多寿生死夫妻

吃了午饭,重整棋枰,方欲再下,只见外面一个小学生踱将进来。那学生怎生模样?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光着靛一般的青头,露着玉一样的嫩手,仪容清雅,步履端详

次日,重阳节无话。到初十日,王三老换了一件新开折的色衣,到朱家说亲。

…夜间灯下取出陈小官人诗句,放在桌上,反复看了一回,约莫哭了两个更次,乘爹妈睡熟,解下束腰的罗帕,悬梁自缢。

第十卷 刘小官雌雄兄弟

…出了山东境外,就与桑茂三绺梳头,包裹中取出女衫换了,脚头缠紧,套上一双窄窄的尖头鞋儿,看来就像个女子,改名郑二姐。

刘公擦摩老眼看时,却是六十来岁的老儿,行缠绞脚,八搭麻鞋,身上衣服甚是褴褛。这小厮到也生得清秀,脚下穿一双小布鳷靴。

第十一卷 苏小妹三难新郎

秦少游到三月初一日五更时分,就起来梳洗,打扮个游方道人模样,头裹青布唐巾,耳后露两个石碾的假玉环儿,身穿皂布道袍,腰系黄绦,足穿净袜草履,项上挂一串拇指大的数珠,手中托一个金漆钵盂,侵早就到东岳庙前伺候。

第十三卷 勘皮靴单证二郎神

却好太尉夫人走过一壁厢,韩夫人向前轻轻将指头挑起销金黄罗帐幔来,定睛一看,不看时万事全休,看了时,吃那一惊不小!但见:头裹金花幞头,身穿赭衣绣袍,腰系蓝田玉带,足登飞凤乌靴。虽然土木形骸,却也丰神俊雅,明眸皓齿,但少一口气儿,说出话来。(庙内二郎神塑像)

却说韩夫人到了房中,卸去冠服,挽就乌云,穿上便服…
到府不多几时,却有一个门生,叫做杨时,便是龟山先生,与太师极相厚的,升了近京一个知县,前来拜别。因他是道学先生,衣敝履穿,不甚齐整。太师命取圆领一袭,银带一围,京靴一双,川扇四柄,送他作嗄程。

第十五卷 赫大卿遗恨鸳鸯绦

大卿径望东首行去,见一座雕花门楼,双扉紧闭。上前轻轻扣了三四下,就有个垂髫女童,呀的开门。那女童身穿缁衣,腰系丝绦,打扮得十分齐整。

第十六卷 陆五汉硬留合色鞋

(张荩)自己打扮起来,头戴一顶时样绉纱巾,身穿着银红吴绫道袍,里边绣花白绫袄儿,脚下白绫袜、大红鞋,手中执一柄书画扇子。后面跟一个垂髫标致小厮,叫做清琴,是他的宠童,左臂上挂着一件披风,右手拿着一张弦子,一管紫箫,都是蜀锦制成囊儿盛裹。离了家中,望钱塘门摇摆而来。

且说陆五汉把这十两银子,办起几件华丽衣服,也买一顶绉纱巾儿。

第二十卷 张廷秀逃生救父

楼上、楼下丫鬟一齐起身,也有寻着裙子不见布衫的,也有摸了布衫不见裤子的,也有两只脚穿在一个裤管里的,也有反披了衣服摸不着袖子的,东扯西拽,你夺我争,纷纷乱嚷。那撒粪的丫鬟也自揩抹身子,寻觅衣服,竟不开门。

第二十三卷 金海陵纵欲亡身

贵哥将定哥一枝凤头金簪拿在手中,递与女待诏。那簪儿有何好处:叶子金出自异邦,色欺火赤;细抽丝攒成双凤,状若天生。顶上嵌猫儿眼,闪一派光芒,冲霄耀日;口中衔金刚钻,垂两条珠结,似舞如飞。常绾青丝,好像乌云中赤龙出现;今藏翠袖,宛然九天降丹诏前来。

女待诏道:“黄昏时候,老爷把幅巾笼了头,穿上一件缁衣,只说夫人着婆子请来宣卷的尼姑,从左角门进去,万无一失。”

第二十八卷 吴衙内邻舟赴约

衙内捧过贺小姐,松开钮扣,解卸衣裳,双双就枕…

第三十一卷 郑节使立功神臂弓

正吃得半酣,只见走一个人入来。如何打扮?裹一头蓝青头巾,带一对扑匾金环,着两上领白绫子衫,腰系乾红绒线绦,下着多耳麻鞋,手中携着一个篮儿。

第三十二卷 黄秀才徼灵玉马坠

偶一日闲游市中,遇着一个老叟,生得怎生模样?头带箬叶冠,身穿百衲袄,腰系黄丝绦,手执逍遥扇。童颜鹤发,碧眼方瞳。不是蓬莱仙长,也须学道高人。

第三十七卷 杜子春三入长安

杜子春看那老者,生得:童颜鹤发,碧眼庞眉。声似铜钟,须如银线。戴一顶青绢唐巾,披一领茶褐道袍,腰系丝绦,脚穿麻履。若非得道仙翁,定是修行长者。

只见那老者走将出来,比前大是不同,打扮得似神仙一般。但见他:戴一顶玲珑碧玉星冠,被一领织锦绛绡羽衣,黄丝绶腰间婉转,红云履足下蹒跚。颏下银须洒洒,鬓边华发斑斑。两袖香风飘瑞霭,一双光眼露朝星。

《警世通言》

第五卷 吕大郎还金完骨肉

氏左劝右劝,王氏住了哭,说道:“婶婶,既要我嫁人,罢了,怎好戴孝髻出门?婶婶寻一顶黑髻与奴换了。”杨氏又要忠丈夫之托,又要姆姆面上讨好,连忙去寻黑髻来换。也是天数当然,旧髻儿也寻不出一顶。王氏道:“你是在家的,暂时换你头上的髻儿与我。明早你教叔叔铺里取一顶来换了就是。”杨氏道:“使得。”便除下髻来递与姆姆。王氏将自己孝髻除下,换与杨氏戴了。王氏又换了一身色服。黄昏过后,江西客人引着灯笼火把,抬着一顶花花轿,吹手虽有一副,不敢吹打,如风似雨,飞奔吕家来。吕宝已自与了他暗号,众人推开大门,只认戴孝髻的就抢。杨氏嚷道:“不是!”众人那里管三七二十一,抢上轿时,鼓手吹打,轿夫飞也似抬去了。一派笙歌上客船,错疑孝髻是姻缘。新人若向新郎诉,只怨亲夫不怨天。王氏暗暗叫谢天谢地,关了大门,自去安歇。

第十一卷 苏知县罗衫再合

次早,老婆婆起身,又留吃了早饭,临去时依依不舍,在破箱子内取出一件不曾开折的罗衫出来相赠,说道:“这衫是老身亲手做的,男女衫各做一件,却是一般花样。女衫把与儿妇穿去了,男衫因打摺时被灯煤落下,烧了领上一个孔,老身嫌不吉利,不曾把与亡儿穿,至今老身收着。今日老身见了郎君,就如见我苏云一般。郎君受了这件衣服,倘念老身衰暮之景,来年春闱得第,衣锦还乡,是必相烦,差人于兰溪县打听苏云、苏雨一个实信见报,老身死亦瞑目。”

第十八卷 老门生三世报恩

比及拆号唱名,只见一人应声而出,从人丛中挤将上来。你道这人如何?——矮又矮,胖又胖,须鬓黑白各一半。破儒巾,欠时样,蓝衫补孔重重绽。

第二十卷 计押番金鳗产祸

只见恭人教两个养娘来:“与我除了那贱人冠子,脱了身上衣裳,换几件粗布衣裳着了,解开脚,蓬松了头,罚去厨下打水烧火做饭。”

第二十三卷 乐小舍拚生觅偶

这里喜将仕夫妇见女儿坠水,慌急了,乱呼:“救人救人!救得吾女,自有重赏。”那顺娘穿着紫罗衫、杏黄裙,最好记认。有那一班弄潮的子弟们,踏着潮头,如履平地,贪着利物,应声而往。翻波搅浪,去捞救那紫罗衫、杏黄裙的女子。

第二十八卷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许宣看时,是一个妇人,头戴孝头髻,乌云畔插着些素钗梳,穿一领白绢衫儿,下穿一条细麻布裙。这妇人肩下一个丫鬟,身上穿着青衣服,头上一双角髻,戴两条大红头须,插着两件首饰,手中捧着一个包儿,要搭船。

第三十六卷 皂角林大王假形

转出庙后,有人叫:“赵知县。”回头看时,见一个孩儿,挽着三个角儿,棋子布背心,道:“婆婆叫你。”随那小儿,行半里田地看时,金钉朱户,碧瓦雕梁,望见殿上坐着一个婆婆,眉分两道雪,髻挽一窝丝…

第三十九卷 福禄寿三星度世

女娘道:“我爹爹在日,曾任江州刺史,姓齐名文叔。奴小字寿奴。不幸去任时,一行人在江中遭遇风浪,爹妈从人俱亡。奴被官人打的那球头光纱帽,宽袖绿罗袍,…”
avatar
撷芳主人
管理员

帖子数 : 151
注册日期 : 13-12-13
地点 : 湖广承宣布政使司

http://weibo.com/xiefangzhure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